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电商冲击下,高校实体书店面临经营压力艰难求生

时间:2019-08-12
?

电子商务影响大学实体书店面临运营压力

最近,教育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支持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所有高校至少拥有一个适合该书的种类和规模以及学校特色的校园实体书店。什么都不应该尽快重建。

然而,近年来,由于电子商务和数字阅读的影响,一些校园实体书店由于操作困难或搬出校园而关闭。校园实体书店目前的状况如何?记者最近访问了北京的七所大学,发现除北京师范大学外,大多数大学至少有一所实体书店。与私人书店相比,具有学校背景的书店逐渐成为高校实体书店的中流砥柱。在记者访问的7所大学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北京交通大学共有5所大学。这种书店。

专家建议,大学书店可以与其他校园资源平台相结合,如图书馆,出版社和物流服务团队,以建立一个闭环的服务。此外,书店还可以与学生社团,教师课堂,学术交流等联系,通过为教师和学生提供的文化服务来反馈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现象1

高租金,高校的私人书店正在努力生存

无论是在校园还是在校外,实体书店的租金总是占据大部分成本。 7月29日下午,记者来到北京理工大学,在那里学校有一家名为“北方红土”的书店。书店经理李胜告诉记者,作为一所理工科学院,贝莉并没有很多书店。 “最多的时间大概是两次。”李先生经营的书店是一家连锁书店,主要从事教学和辅助书籍。每次学校开学或考试时,书店业务都会更好。

谈到书店管理的困境,李先生说:“最早我们也出售了一些文学读物,但在网上购物的普及之后,这些书籍无法出售,而且它们占据了商店的空间。 “他介绍说,实体书店正在销售。教学补充书籍仍有一些优点。 “研究生,大学生一般来商店买书,一是为了节省时间,随着购买,不需要等待快递;二,你可以看到真实的东西,判断是否合适为了你自己。“

“我们没有希望与餐饮和印刷店竞争。”北京师范大学二手书店老板肖燕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他发现很多同学的旧书都卖不出去,卖废纸。很遗憾我开始买二手书。 2008年下半年,肖燕在学校租了一家商店,正式开设了二手书店。

2016年年中,北京师范大学重新招标了学校的商店,租金翻了一番。肖燕说,有很多餐饮和印刷店参与竞标,他们提出的租金是无法提供的。 “当时商店里有很多库存。移动这些书需要大约三到四天。”小燕说。

目前,小燕只能通过微信购买和出售二手书。没有实体店,小燕的二手书业务主要是通过老客户之间的口口相传。但随着商店关门,运营成本并没有下降。为了存放回收的二手书,小燕在北京师范大学附近租了一个仓库。 “与在线二手书的收购相比,我们的优势在于距离近,不浪费时间,但现在这种优势几乎消失了。”萧炎坦言,目前的收入与原来相比没有增加或减少。

记者了解到,今年5月,由北京师范大学经营9年的二手书店莫乡书店因场地问题关闭。这是校园里最后一家实体书店。

“我们有一所学校,没有书店。”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位老师表示遗憾。 “作为老师,我仍然希望校园里有一家书店,这样会更方便。”他还说,教育部已经发布了一份文件,以支持高校实体书店的发展。 “下学期有书店可能会更好。这是件好事。“

现象2

出版社开设了大学实体书店的主要业务

与私人书店相比,具有学校背景的出版社经营的书店已成为一些着名学校书店的主力军。在记者访问的7所大学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和北京交通大学等高校都有这样的书店。

北京大学北京大学书店曾是北京大学读者服务部。它于2018年在北京大学20年正式开放。由北京大学出版社直接管理。业务范围包括教科书,教具和学术书籍。商店还设有一个带桌椅的书房区,书架下方还有一个蒲团,供读者休息。此外,北京大学书店还为持有北大学生证书,教师卡和学校卡的客户提供折扣。 “一般的书是20%的折扣,教科书是15%的折扣。”书店的店长徐先生介绍了它。

徐先生说,学校对北京大学书店给予了大力支持。在学校的支持下,书店与师生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密切。 “我们不仅有专门的学生团队来经营书店,还为学生活动提供场所。我们之前曾举办过“北京电影协会”的摄影展,很多学生都会来看看。“徐先生今年说。今年年初,北京大学书店也被列为北京大学电子地图的标志性建筑。

与北京大学书店一样,是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店。 7月29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中国人民大学。在国立研究博物馆的西北侧,明德书店的路标非常引人注目。记者了解到,明德书店原为苏联专家食堂,建于20世纪50年代。它由人民大学出版社资助,其业务范围现已扩大到600平方米。

在书店的最外面的书架上,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报纸和期刊。书店经营的书籍类型包括文学,外语考试,历史,教育和社会文化。书店还有一个消费区和一个读者休息区,消费区提供咖啡和饮料。除书籍外,书店还出售人民大学纪念品,如笔记本和书包。还出售了一些手工艺品,如一个30多元的漂亮小花瓶,一个漂亮的卡通折叠书架。

早上11点,一个男孩带着雨伞走进书店。他来这里看书。男孩告诉记者,他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他住在人民大学附近,喜欢在他好的时候坐在书店里。 “我喜欢明德书店的氛围,我觉得很舒服。我正在学习教育。书店里还有我需要的书。检查信息或购买书籍非常方便。“

图书馆的氛围更适合学习,书店的氛围更加轻松。如果我什么都没有,我会去邺架轩书店去购物,只需翻阅书籍就可以平息浮躁的情绪。

清华大学尹学生

学校书店最大的意义是“购买教材”。我经常阅读一些推理小说,但这种书可以在线购买。

刘,北京理工大学学生

二手书店存在感低,加上可以在网上购买的基本书籍,因此没有书店不会感到特别不方便。

赵,北京交通大学

学校图书馆的书籍经常更新,图书馆规模大,书籍丰富。我有我需要的书,我通常选择去图书馆。

王雪,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生

■建议

书店和图书馆形成了一种协同作用,以建立一个闭环的服务

浙江大学出版社主编葛玉丹表示,教育部发布的《指导意见》有很多亮点。 “《指导意见》提到有必要促进校园实体书店与图书馆,出版社和物流服务实体之间的互动,利用图书馆资源的优势扩大实体书店的经营空间,并鼓励大学出版社开设”前台“商店和后工厂(前书店),出版社背后的''类型的读者服务场所。也可以与其他校园资源平台,如图书馆,出版社,物流服务团体等结合,建立一个闭环服务。“

葛玉丹认为,大学实体书店的位置更加清晰,读者群更加粘稠。大学学校书店可以直接与校园内的其他资源平台合作,为教师和学生服务。不要问“如何将其与大学的图书馆区分开来”,而是考虑“如何与大学的图书馆合作以相互补充”。

以华东师范大学汉芬楼书店为例。葛玉丹介绍说,“汉芬大厦在图书馆的边缘开放。在考试周期间,书店全天24小时开放,并提供远低于通常价格的折扣套餐。这是图书馆的一个很好的补充。“

此外,葛玉丹建议书店还可以与学院协会,教师课堂和高校学术交流联系起来,通过为师生提供的文化服务来反馈他们的核心竞争力。也可以建立一个组织图书俱乐部,并且所有学院和大学都有教师组织阅读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可以统一以使更多的读者受益。

■对话

陆云哲,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店负责人

“校园书店没有机会做零售”

最大的问题是租金成本高昂

新京报:高校实体书店发展的最大困境是什么?

罗云哲:大学实体书店和校外实体书店的实际困难是成本问题,其核心是住房租金。人民大学明德书店位于校园内,我们需要向学校支付租金。我们的书店全年都有折扣,例如20%折扣,15%折扣,有些是半价。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店不赚钱。

新京报:明德书店的年租金是多少?学校是否提供优惠政策?

罗云哲:现在租金每年超过78万,因为我们的面积比较大,甚至有营业面积的仓库应该有1500平方米,这已经是学校给予我们的优惠价格。该行业的毛利润也是10%-20%。尽管租金有利,但我们仍面临很大的压力。不包括员工开支,水电费和租金,明德书店每年将损失数万元。

新京报:除明德书店外,人民大学还有其他书店吗?

法云哲:人民大学首先开了一家书店,后来被一所教育机构买下,书店离开了全国人大。 2006年,人民大学出版社在校园开了一家书店,并于2015年搬到了现在的地方。以前曾经有一两家私人书店,但是几年前破产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现在电子商务的影响真的很惊人。

没有机会独自零售

新京报:既然你没有赚钱,你为什么要坚持下去?

罗云哲:不久前,教育部开设了大学书店座谈会,其中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宇,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大学书店负责人。当我们谈话时,我们都谈到了损失。既然我们没有赚钱,我们还在画什么?也许这是一种感觉。据我们的总统说,书店是一个微薄的慈善机构,为教师和学生以及校园文化服务。另一方面,现在开放的绝大多数大学书店都是学校出版商。例如,明德书店是人民大学出版社的一个部门,出版商和学校无需计算帐户。

新京报:您认为大学书店的定位是什么?

罗云哲:我认为首先是支持学校的教学和研究服务。人民大学明德书店包括人民大学各科目的教科书,教具和学术书籍。同样,我们的书店已向大学科技大学,琳达,大部分学校的教科书,教具和学术书籍开放,我们都将齐心协力。也就是说,每所学校的学生都可以在书店找到与该主题相对应的书籍。同时,这些书店也负责提供教材。能够支持大学书店的原因之一是保护教材的供应。如果你只是出售文学书籍,或只是做零售,大学书店肯定没有机会。

学校支持可能会有新的突破

新京报:教育部发布文件后,对大学书店的发展意味着什么?

罗云哲:过去常见的问题是学校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有些学校认为已有图书馆。你想要什么书店?当我们与学校沟通经营学校书店时,我们遇到了“踢球”的问题。我们在学校开一家书店真的很难。没有明确的权威。

在教育部发文后,我觉得学校的重要性会增加。在下一步中,每所学校可能都有一个专门负责大学书店建设的部门来协调这件事,这样我们就可以顺利开设一家新店。此外,通过这份文件,我估计在优惠政策或学校支持方面会有一些新的突破。

此外,过去许多私人书店面临着生存和销售盗版书籍的巨大压力。对许多学校来说,这种情况不是问题。未来,如果学校重视大学书店的问题,一定会关注这方面的管理,这对书店的发展也很有帮助。

新京报记者吴婷婷见习记者莹

A06-A07版摄影/新京报记者李木一

  • 友情链接:
  • 安徽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itkeyblog.com 技术支持:安徽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