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不差钱的康弘药业缘何发可转债 虚胖的利润

时间:2019-09-06
?

为什么康宏药业有可转换债券?

在没有钱的情况下,再融资的旗帜被提升了。康宏药业的真正目的令人怀疑,该公司对筹款项目的期望过于乐观。

记者杜鹏/文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再融资是激烈的。近日,康宏药业(.SZ)宣布将发行16.3亿元可转换债券,目前正处于中国证监会的验收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家制药行业的上市公司,根本不缺钱。账面上的现金资产接近26亿元,没有计息负债,经营现金流量良好。绝对没有必要再融资以满足项目资金。需求。

康宏药业对筹款项目给予了极为乐观的期待。然而,从其2015年首次公开招股的四个筹款项目的实施情况来看,原始招股说明书并未取得乐观的预期。这是一家对信用存有疑虑的上市公司。这种乐观的期望有多少可信度?

如果可以完成可转换债券并且筹资项目全面实施,那么康宏药业账户上的其他非流动资产将直接跟随行业的老板恒瑞医药(.SH),其收入仅为后者。六分之一。是否真的有必要投资这种激进的投资?

书上不缺钱

4月29日,康宏药业宣布公司拟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6.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按优先顺序全部投入以下项目:KH系列生物新药产业化建设项目,康柏西普眼科注射剂国际三期临床试验和注册上市项目,康宏国际生产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一期)和吉生堂技术改造配套生产项目,拟投资2.1亿元。 4.26亿元,97亿元,17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康宏药业的书籍并不缺钱。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和其他流动资产分别为18.44亿元和7.87亿元。其他流动资产主要是购买理财产品。因此,该公司目前的现金资产总额为26.31亿。元。

此外,作为一家医药上市公司,康宏药业每年都有良好的现金流。 2016 - 2018年,公司经营净现金流量分别为8.46亿元,7.67亿元和3.51亿元,三年共计19.64亿元。

因此,根据目前的融资情况,康宏药业完全有能力利用自有资金来满足融资项目的需求,根本不需要发行可转换债券。值得注意的是,康宏药业2015年IPO仅募集6.21亿元人民币。

对于这个可转换债券投资项目,康宏药业对可行性分析报告给出了非常乐观的预测,预计主要筹资项目的收益率将超过25%。然而,从IPO筹款项目来看,康宏药业在招股说明书中给出的乐观预测根本没有实现。

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司的IPO筹款项目有四个项目:非现场改造和扩建项目的口头准备,研发中心再开发和扩建项目,营销服务网络建设项目,以及中兴药业生产线二期的吉生堂扩建技术改造项目。资金2.97亿元,1.76亿元,7584万元,2795万元,项目收益率可达30%。预计所有项目将在三年内完成。

根据2016年年报,这四个项目的预计完成时间为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月31日,2018年12月31日和2018年7月31日。但是,背后的事实是什么?

根据2018年年报,不同土地扩建项目和不同地区研发中心的固体口服制剂的投资进度分别为71.37%和62.11%。预计完成时间分别延迟至2019年6月30日和2019年12月31日。营销服务网络建设项目技术改造项目二期末提出的实际投入资金累计金额和吉生堂中药生产线二期技术改造项目的延期仅为1117万人民币和15万元人民币,这远远没有提高投资额的承诺,特别是在基本上没有投资之后。事实上,这两个项目已于2017年被上市公司终止。

由于IPO筹款项目达不到预期,康宏药业给出的解释都是客观因素造成的。提到管理层自身的原因是不合适的。是否真的适合客观因素?

可以看出,康宏药业在招股说明书中给出的预测并不可靠。一家公司甚至没有用6亿元的优质投资基金筹集资金,但现在却要通过可转换债券筹集16.3亿元。怎么能让人放心?这次是通过这个聪明的名字再花钱吗?

从大的角度来看,有必要知道康宏药业2018年的收入仅为29.17亿元,这四个项目筹集的资金总额高达16.3亿元。可行性分析报告中披露的项目投资总额高达132.5亿元的概念是什么?

以A股医药领军恒瑞医药为对象,2018年收入高达174.18亿元,期末非流动资产仅为42.92亿元。如果康宏药业的上述可转换债券可以投产,其非流动资产将从目前的不足19亿元激增至约32亿元。那时,它将直接追求恒瑞医药。这种激进的投资真的有必要吗?

可转换债券金额最大的项目是康宏国际生产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第一期)。计划投资9.77亿元筹集资金,计划投资12.28亿元。可行性分析报告披露,项目建设包括研发实验楼A,B,生产车间1号,2号,综合楼及配套设施;该项目将建设2500L批量生产线,2500L灌注生产线和项目。制剂生产包装线位于北京。

上市公司在7月22日发出的中国证监会回复函中对上述项目进行了更多披露。根据回复函,整个项目总建筑面积平方米,其中研发实验室建设和生产辅助建筑工程,生产厂房建筑工程,公共工程等工程项目分别为平方米,4300平方米和2.16万平方米。仪表。

值得注意的是,在首次公开募股时,康宏药业的首次公开募股项目之一是研发中心的场外改造和扩建项目,投资额为1.76亿元。该项目位于成都市金牛区,总建筑面积25,800平方米。 2018年年度报告预计将于2018年12月完成。

由于康宏药业在成都建立了新的研发中心,是否有必要在北京建立研发中心?常识告诉我们,这是完全没必要的,即使需要也可以租用轻资产。在这方面,上市公司有必要给出合理的解释。

上市公司其他三个可转换债券投资项目是否存在类似问题?

产品问题

自2015年上市以来,康宏药业的表现已经放缓。 2016 - 2018年,公司收入25.4亿元,27.66亿元,29.17亿元,同比增长22.45%,9.7%,4.7%;净利润为4.97亿元,6.44亿元,6.95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6.14%,29.68%和7.88%。

在2019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业绩增长继续放缓。收入同比增长2.43%至7.71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2.44%至2.11亿元。

根据年报,康宏药业的业务包括三个主要部分:中成药,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 2018年,各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8.63亿元,11.7亿元和8.82亿元,相应的毛利率为85.79%。95.07%,94.7%。

2018年公司中成药业务收入同比下降20.40%。东北证券在研究报告中给出的解释是,2018年市场改革的表现有所下降。预计中国专利药业将随着公司的内部调整而回归到底。稳定增长。然而,这还有待观察,目前整个环境对中医药不是很友好,也不容易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

康宏药业的化学业务也落后于增长缓慢。财务报告显示,2016 - 2018年,该业务收入分别为10.23亿元,10.83亿元和11.7亿元。

该公司的化学药品业务主要包括阿立哌唑,文拉法辛和莫沙必利,销售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这三个品种都是仿制药,有很多竞争对手。

其中,阿立哌唑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竞争对手为原研究机构大冢制药,上海医药(.SH),恩华制药(.SZ);文拉法辛用于治疗抑郁症,竞争对手。原惠氏制药,北京万盛,贵州圣吉堂,常州四药,恒瑞医药等10多家; Mosha必须用于治疗消化不良,竞争对手有原研究住友药业,Lunan Bate,雅宝医药(.SH),江苏浩森。

在过去两年中,随着4 + 7集合的一致性评估和实施,化学仿制药行业不仅遭受了沉重的价格体系,而且投资逻辑已经完全被颠覆,从原来的消费股到化工股。反映上市公司的水平不仅是公司的业绩承受巨大压力,而且整体估值水平也受到资本市场的极大打压。

目前,康宏药业唯一有助于大幅增加的业务是生物制品业务。 2016 - 2018年,该业务收入4.76亿元,6.18亿元,8.82亿元。

该业务的高增长驱动力是大型单一产品Compaqip Ophthalmic Injection,用于治疗湿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由病理性近视继发的脉络膜新生血管形成(pmCNV)引起的视觉障碍。该药物于2013年获得该药物批准,是国内一类1.1生物创新药物,属于该品种。 2014年上市后,开始快速增加产量,整个规模迅速攀升至近9亿元,支持康宏药业的增长及其高估值。

市场对这种药物普遍持乐观态度。例如,光大证券在研究报告中估计,康柏西普在2020年的收入预计将超过20亿元,国内高峰可达50亿元。但是,这种药物的竞争压力不容忽视。

目前,同样的抗VEGF眼科药物也是雷珠单抗,abecept,并已进入中国。其中,Raychem单克隆抗体属于第二代产品,无论是Abbasi和Compaqip都是三代产品,两者的效果相当,目前这两款产品的价格分别为5850元,5500元。它是Compaqip的主要竞争对手。

与此同时,面对这个庞大的市场,目前正在研究许多针对中国新生血管性眼病的指标。据光大证券统计,目前共有13家制药公司正在开发类似药品。最快的进展是CM082,由北大制药(.SZ)开发。它目前处于II期临床研究阶段。大多数研究和开发进展都处于临床阶段I.

虽然这些竞争产品在短期内不会对Compaqip产生影响,但从中长期来看,经过这些竞争产品的批准,无疑会对上述单星产品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康宏药业必须具备持续的研发和创新能力,但这也是市场最关注的问题。

这将从自然人余德超开始。于德超专注于生物制药创新研究。他曾在美国Calydon Biopharmaceutical Company担任新药研发副总裁,美国Cell Genesys Biopharmaceutical Company的首席科学家,以及美国Applied Genetics Biopharmaceutical Company的副总裁。之后,于德超于2005年正式加入康宏药业。在他任职期间,他发明并领导开发了四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国家药品注册分类的生物技术药物:个性化癌症疫苗(KH901),眼科基因工程。药物(KH902,KH906)和肿瘤基因工程药物(KH903)是康宏药业生物创新药物的最大贡献者。

然而,就在康宏药业2010年准备首次公开募股之前,于德超突然离开了。余德超离职后成立信达生物(1801.HK),并于2018年10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公司目前的市值为285亿港元。

对于余德超的辞职,许多市场分析师认为,康宏的制药业规模太小,不愿意分享结果。

于德超于2010年离职后,他是康宏药业任职期间领导的四种生物创新药物。目前,只有KH902在2013年被批准上市,这是Compaqip眼科注射剂的明星产品。其余三种生物制药目前无法上市。

康宏药业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KH901,KH903和KH906的研发阶段分别处于II期临床,I期临床和临床前阶段,预计上市时间分别为2019年,2019年和2020年。根据2018年年报,这三种生物创新药物目前的进展是临床II期,临床II期和临床Ⅰ期。

在比较之前和之后,可以判断康宏药业说明书的预期上市日期根本无法实现,特别是在四年过去之后,KH901仍处于临床阶段II。这表明,于德超辞职后,康宏药业的生物创新药物进展缓慢,公司的生物医药创新能力存在重大疑虑,估值水平将大幅降低。

浮华利润

在康宏药业研发能力的主要疑虑背后,它也减少了研发投入的数量。根据财务报告,2018年,康宏药业的研发投入为3.49亿元,同比下降0.28%,收入比重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至11.96%。

对于制药公司来说,研发是生命线,研发投入的下降并不是一件好事。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康宏药业也实施了非常积极的会计政策。

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资本化为1.18亿元,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33.97%。

从纵向来看,2015 - 2017年,公司资本化研发投资的比例分别为13.91%,16.43%和45.14%。很明显,康宏药业2017年和2018年的资本化比率明显高于前两年,而2017年和2018年恰好是上市公司最困难的两年。

从横向看,恒瑞医药是A股制药行业的龙头企业。它在2018年的研发投入高达26.7亿元。它已经完全支出,并且没有资本化。

因此,无论是纵向还是横向比较,康宏药业的研发投资资本化政策似乎都相当激进。

件时才能完全资本化,否则仍将计入损益。

申银万国分析师龚浩在《苹果比苹果,再做投资决定》中指出,发展支出的资本化会夸大企业的资产,净利润和经营现金流,使企业可以缴纳更多的所得税,损害企业的内在价值。企业。

康宏药业2017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6.44亿元和6.95亿元。本年度R&D投资资本化占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24.22%和16.98%。

除了研发投资的资本化外,《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还注意到康宏药业生物制品业务的毛利率发生了变化。

2018年,公司生物制品业务同比增长42.79%至8.82亿元,但奇怪的是,该业务的运营成本同比下降31.32%至4676万元,经营成本与收入方面的变化不符。该公司的生物制品业务几乎完全来自Compaqip Ophthalmic Injection的大型单品。该生物制药的运营成本主要由原料组成,包括仓鼠卵巢,单宁酸,蔗糖等。这些原料的价格是否显着降低?在这方面,上市公司有必要给出合理的解释。

针对案文中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上市公司发出采访信,但截至发稿时,他尚未收到上市公司的回复。

主编:陈志杰

http://www.sugys.com/bdssQ4bdd.html

  • 友情链接:
  • 安徽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itkeyblog.com 技术支持:安徽新闻网| 网站地图